当前栏目:理财

在全球传播史上,犍陀罗文明对中国佛教有怎样的作用?

2020-02-26 16:13:54    文/来自河南省济源市的网友投稿

本文由:汉口北批发第一城编辑发布

来源: 新京报网 244

导读:本文是来自河南省济源市的网友投稿,由汉口北批发第一城编辑发布关于在全球传播史上,犍陀罗文明对中国佛教有怎样的作用?的内容介绍

我们经常说,佛教是从印度传入中国的。此后,佛教逐渐被中国化,成为华夏文明的一部分。但是,这种叙事真的是正确的吗?


浙江大学历史系教授孙英刚认为,这种简单的线性叙事是不准确的,佛教传入中国本身就是一种文化的再造。佛教一进入中国,就已经成为了东亚文化的一部分。其中,犍陀罗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。犍陀罗为何在佛教的传播史中如此重要?佛教是从印度传入中国的吗?



7月24日,在单向空间,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举办的《佛传与图像:释迦牟尼神话》新书发布会上,此书的作者、青海民族大学文学院副教授赵艳、《犍陀罗文明史》的两位作者孙英刚和何平,与大家聊了聊犍陀罗艺术与佛教的历史。


《佛传与图像:释迦牟尼神话》,赵艳著,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9年4月版


犍陀罗艺术为什么重要?


孙英刚认为,无论是从学术内在发展的逻辑来看,还是从学术之外来理解中国文明,犍陀罗艺术都是非常具有意义的。


在对犍陀罗艺术的研究过程中,孙英刚发现,犍陀罗和中国文明的关系非常密切。以前,学术界对中国文明的研究都局限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境内,在孙英刚看来,这摒除了太多理解中国文明的角度。


犍陀罗文明的很多文化元素、符号、理念,最终都在东亚扎根发芽,成为重要的人类遗产。从这个方面来讲,中国文明一直都是开放的文明。中国之所以能够延绵几千年,就因为中国文明是开放的,能够不断地把外来文化元素转换为自己文化的一部分。


佛教的传入,就是鲜活的例子。从公元二世纪佛教传入中国后,它影响了中国人的生死观、语言、信仰和日常生活。佛教传入后的中国文明和佛教传入之前的中国文明差别非常大。在语言上,因果、世界等许多概念都是佛教传来的,包括现在的人在网上聊天打的“呵呵”,也是佛教带来的。因为“呵”是一个动词,是呵斥谴责的意思,但在佛教里,“呵”变成了一个拟声词,指发出声音的笑声。


此外,佛教的兴起与传播是人类世界的一件大事。佛教在东亚世界的中国、日本和韩国之间,也是除儒学之外一个非常重要的文化核心议题。其中,很多的理念都要回到犍陀罗去。在公元前后的几百年间,犍陀罗是文明的十字路口,它包括现在巴基斯坦的西北部、阿富汗地区,更广义的犍陀罗地区包括几个中亚国家的南部地区。


犍陀罗艺术


犍陀罗文明地区,处在伊朗文明影响下,受西亚文明的影响,也受南边印度文明的影响,还受东边中国文明的影响。在黄金之丘的宝藏里,就可以看到各种文明的元素,其中也包括中国的马车。而且,那段时间正好又处于希腊化时代,希腊人曾经在这里建立过一系列的小王国,包括早期的希腊巴克特里亚王国。


因为这些契机,佛教来到那块区域之后,受各种文明的影响,产生了一些根本性的变化,比如说佛像的出现。佛像在犍陀罗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。原始佛教是没有佛像的,古代中国和古代印度没有给圣人、伟人塑像的传统,甚至早期的佛典里讲,佛陀太过于伟大,所以人类没有办法把它的形象表达出来,早期佛教是反对偶像崇拜的。


历史上第一批佛像希腊化风格非常重,有所谓的三十二像,受希腊影响还有伊朗的影响。比如,佛中间的“白毫”就是受伊朗文明的影响。西亚的王者君主是有这样的表达,用王者的形象来描述圣人。


犍陀罗艺术与希腊文明有什么联系?


赵艳认为,犍陀罗和希腊文明有很大的关系。希腊因为其三面环海的战略位置,孕育了它和其他古老文明的差别。希腊文明最为主要的一个特征是开放性或者包容性。这种精神体现在希腊的神话中。希腊神话体系非常分明、清晰化,比如《荷马史诗》、《赫西俄德的神谱》当中,希腊的神话就体现出非常体系化的特征。从希腊神话中,可以非常准确地理解到希腊精神。赵艳认为,希腊精神简单概括就是它的原欲性,它肯定人最基本的一些欲望;其次,它有一种理性的表达。


酒神狄俄尼索斯和太阳神阿波罗,分别代表了两种精神,这两种精神时而泾渭分明,时而交织。希腊精神的核心,就是既有原欲性,又有理性的束缚。这种希腊神话,成为了希腊艺术最重要的源头。


希腊的很多雕塑,包括早期迈锡尼文明当中的壁画就有一些描绘希腊神话的场景,所以它具有很浓厚的叙事元素。这些对犍陀罗佛像艺术的诞生,起到了非常直接的影响。公元一世纪左右,开始出现了佛像,释迦牟尼的形象就是希腊王子的那种太阳神的造型,它的发型和衣服褶皱完全是希腊化的。此外,佛传中释伽牟尼的诞生、初创法门、降魔成道、涅槃,都是用非常清晰的线性的叙事方式来表达的。所以,希腊文化对犍陀罗艺术的影响非常深远。


《犍陀罗文明史》,孙英刚、何平著,生活·读书·新知三联书店2018年2月版


孙英刚举了一个例子,他提到,有些希腊的神还被佛教改造进入佛教。执金刚神或者叫执金刚菩萨,手里拿着一个金刚杵。有时候,它一手拿着金刚杵,一手拿着拂尘。有人说,它作为佛陀护持的形象出现,是佛陀的“警卫员”。金刚杵,指保卫的功能;拂尘,指服务的功能。当然,佛陀不需要它保护,佛陀的法力比他大很多。


但在犍陀罗的佛传浮雕里,有大量的执金刚神的形象。它最初的形象,就是希腊的大力士赫拉克勒斯,头上戴着狮皮帽,手里拿着大木棒,这都是希腊文化的传统元素。赫拉克勒斯这个身份形象,在前佛教时代已经出现在希腊巴克特里亚王国的钱币上。稍后出现的佛传故事,就把这位希腊神收编了,变成了佛教的保护神。这个形象,沿着丝绸之路一路东进。


当然,后来它的形象又经过了变形,但它戴着狮皮帽、手持武器的形象还保存着。前些年,考古发掘的北齐武将徐显秀的墓,他戴的戒指上画的就是赫拉克勒斯。所以,在那个时代,中国和各种文明的交往是很多的。


赵艳补充道,在犍陀罗艺术里,我们会有一些想象不到的场景。比如,底下是释迦牟尼的立像,但上面却是男女的声色场面。这种冲突性非常大。这就跟希腊精神中的两极相关:原欲性、理性,用这样一种方式表达出来,却又和谐统一。


孙英刚认为,佛教和早期的希腊哲学,确实有一些能够融洽的地方。佛教在犍陀罗地区是经过改造的,发生了很多变化,比如佛像佛经的出现,还有从强调自我成就开始强调拯救众生。拯救众生是一个开放的体系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佛教的僧侣冒着严酷的自然环境,到全世界去传教,要拯救众生。而宗教的传播,必然带来了艺术形式和新的文化元素的融合。


有时,文明的融合不是匀速的,它需要一个契机,佛教就很典型。佛教在公元前四五世纪已经在印度兴起,但是一直到公元二世纪才传入中国。中间五六百年的时间,都只是一个地方性的信仰,后来才真正变成世界性的大宗教。在这过程中,犍陀罗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。


从佛教的诞生开始,商人和手工业者就是它的天然的支持者。他们对佛教有一种天然的认同感,因为佛教讲因果报应,这种思想和商人的债务思想是一模一样的。而且,佛教一开始就宣传众生平等,它认为所有人都是平等的,这在印度是反常的。中国是四民社会:士农工商。商人是最低的,所以佛教繁荣的地区一般是商业比较发达的地区。一直到近现代,江浙财团和商人与佛教还是关系很密切。

   

赵艳认为,佛教受希腊文化影响之外,佛教在中国也被“中国化”。中国文明的起源是非常内敛式的,是一种黄河流域农耕型的文明。这种文化基础,决定了它在接受佛教的过程中,可能会去找到一些适合自己的元素。释迦牟尼诞生之后要沐浴,给他喷雨的都是蛇形的娜迦。娜迦在印度就是蛇王,在黄金之丘时期,出现了很多龙的元素。这个龙,是中国最早在汉代就出现的造型。


佛教是从印度传过来的吗?


孙英刚认为,大家可能不熟悉犍陀罗,但大家可能知道云南妙香山。佛教在云南影响很大。云南号称佛国,妙香山这个词由Gandhara翻译而来。犍陀罗就等同于妙香山的音译。犍陀罗基本内涵可能就是香山的意思,有香味的芳香之地。对这个地方记载最多的,就是中国人,包括《法显佛国记》、玄奘的《大唐西域记》。在他们的描写里,犍陀罗是当时世界佛教的中心。


犍陀罗石盘


另外,从二世纪、三世纪开始,中国大量翻译佛经,绝大多数的佛经都来自这个地方。公元157年,支娄迦谶开始在今天的洛阳翻译佛经。我们以前往往认为,佛教最重要的语言是梵文,我们拿梵文版本来校正汉文的错误,但后来我们发现这是错误的。孙英刚说,“比如,一个汉文的佛经是公元二世纪翻译的,我们能得到的梵文本最早不超过十世纪,我们拿一个晚一千年的经本来校正汉文,这个不是错误的吗?这说明什么问题?”


最近,在阿富汗、巴基斯坦地区出土了一批像《法句经》这样的佛教原典。这可以说是最早的佛教经典,可以追溯到公元二世纪。其实,通过经本之间的对照,我们就能发现,早期的译经根本不是从梵文翻译过来的。最早的佛经语言也不是梵文,我们称之为佉卢文或犍陀罗语。


这些佛经由大家口耳相传几百年后,有人想把它写下来,是用犍陀罗语先写的,甚至有的会翻译成梵语。但是,几乎在同时,这些佛经就被带到了中国。实际上,中国早期汉文译经是现在世界上最早、最全面、最系统、最权威的文本,从这个意义上讲,佛教是中国文化的一部分。


孙英刚认为,佛教如何进入中国的叙事不是大家所想象的那种直线的、简单的传承,而是一种文化的再造。佛像、经本、思想意涵和概念,是在印度找不到的,这是中国的。佛教进来之后,这些东西就已经化为东亚的一部分。


基督教起源于今天的以色列地区,然后传入欧洲,但是欧洲人从来都不会用我们这种方式,认为基督教是外来宗教。他们从来没有把这视为叙事的主线,但我们一直在讲佛教是外来宗教,到中国之后不断地适应中国的情况,变成了一个汉化的佛教。事实并非如此,佛教最初就已经变成了中国的一部分。 


犍陀罗佛像


赵艳赞同孙英刚的说法。在古典时期,佛教是一种多元文明真正融合后的产物。在它的传播过程中,于阗、龟兹是当时佛教的两个中心。龟兹和于阗的一些石窟,有些都保留了犍陀罗风格。一切有悟,从佛教哲学上来说,可能是保留希腊哲学最完整的派别,它比较注重智慧义理。所以,佛教也和许多文明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。


记者丨徐悦东

编辑丨吴鑫

校对丨翟永军

本文地址:http://m.ycj360.com/licai/681132.html

声明:本站原创/投稿文章由汉口北批发第一城编辑发布,所有权归360财经网移动端所有,转载务必注明来源;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,不代表360财经网移动端立场;如有侵权、违规,可直接反馈本站,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

7条评价

来自湖北省仙桃市的热心网友评价:
人才
来自广东省江门市的热心网友评价:
小编太人才了
来自湖南省湘潭市的热心网友评价:
沙发
来自辽宁省大石桥市的热心网友评价:
1111111
来自辽宁省盖州市的热心网友评价:
差点错过了今日的沙发

相关推荐

本站热点